Flight to Skellefteå

Skellefteå  谢莱夫特奥,瑞典的北方城市,纬度比中国最北边领土的纬度还高。

  成都没有直飞Skellefteå的航班,也没有飞瑞典首都Stockholm的航班,得先从成都到北京,然后飞到Stockholm,再转到Skellefteå。实际飞行的时间只有12小时左右(成都到北京2小时,北京到斯德哥尔摩9个小时,斯德哥尔摩到谢莱夫特奥1个小时),但加上在机场停留的时间刚好整整一天。

  22号早晨八点的飞机,妈妈和老婆把我送到了双流机场。出发前怕托运行李箱子超重,前一天晚上还把箱子搬到楼下药店去“过磅”,大概25公斤左右。在机场办理托运时,称出来是26公斤。其他几个同事的行李重量都差不多,只有Allen同学的最轻,才15公斤多点。

  办换登机手续和行李托运后才想起来忘了锁行李箱了,妈妈和老婆都很担心,怕里面的东西丢,虽然不值钱,但丢了就会很麻烦。但已经办好托运了,没有办法,只有祈祷了。

  7点一刻,准备进安检,和妈妈、老婆告别 🙂

  魏总的一瓶老干妈没有托运,在安检时被卡下。我们损失了一瓶超级重要的调味剂。

  大概11点左右到了北京,直接奔边检,然后就在登机口侯着。

  我们坐的CA911:

CA911

CA911

  本来是靠过道的位子,刚好前排有个人要和我换位子,所以我就坐到了窗户边上。不过飞机上相当无聊,小说没有带,座位上的电视机也是坏的,空姐帮忙重启了几次,都没好,又不想换其他不靠窗户的位子,所以只有睡觉和看风景。一路过来,除了吃饭,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。

  从飞机上鸟瞰大地:
Cloud

Earth

  22号下午5点过,结束了九个小时的飞行,到达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阿兰达机场。一出舱门,就感觉到了清爽的空气和超低的气温。搞笑的是,登机廊桥上用各种语言写满了欢迎字样,其中包括中文,不过却没有英文。
  接下来就是通关了,只有四五个窗口,我们这班飞机的都在这里,所以排起了长龙。通关时并没有问太“深奥”的问题,只是问了公司名称、计划呆多久,然后就盖章放行。

  入境检查处的防盗警示:
入境检查处的防盗警示

  在网上看到说阿兰达机场是全北陆占地面积最大、设计标准最高的机场,不过我们好像没有感觉出来。行李提取大厅还是比较小,可能只是其中之一吧。貌似只是Terminal 5。

  取到了行李,松了一口气,完好无损。这次记得锁上了。
斯德哥尔摩 - 阿兰达机场

  顺便说下兑换克朗。克朗属于稀少币种了,成都能兑换克朗的银行似乎只有中国银行四川省分行营业部,钱非常少,而且不能预约。我们五个人过去,一共要换5w的RMB,结果跑了两天只换到3w多,还剩下1w多没换。到了北京机场,T3航站楼里面有一家通济隆(Travelex),我们当时去问时,还有4000多克朗,汇率大概是0.99左右,不过要收50RMB的手续费,我们觉得手续费不划算,就没换。之前听同事说在阿兰达机场也可以换,而且汇率还比较好,就打算到了瑞典再换。到了阿兰达机场,在行李提取大厅就有一家x-change,上面标示的汇率是0.95,结果12000才换了11000多一点,后来才搞懂,原来汇率的确是0.95,但不是克朗对人民币,而是人民币对克朗,而且还收了35克朗的手续费,这下才亏大了。所以还是尽量在国内换。
x-change

  到谢莱夫特奥的飞机是晚上九点过,还有四个多小时,我们决定先换登机牌,把行李托运了再到附近转一转。
  出发之前,同事告诉我们阿兰达机场的行李托运和登机手续都是自助的,不过我们搞半天没弄懂,只有到SAS的柜台办理。从斯德哥尔摩到谢莱夫特奥的航班能托运的行李只有20公斤,我们几乎都超重了,工作人员让我们五个人的行李一起称,这样平均下来或许没有,其实还是超了一点,不过也算了,Allen有个小包没有办法再托运了,只有随身带,里面有一瓶违禁品――辣椒油,都担心一会儿安检时要被扣下。

  在机场里,我们看到了地铁的广告,To Stockhome City, 20 minutes,后来到了地铁站,才发现价格贵得吓人,到市里面,6个小时的票,要300多,显然我们还没有转换过来消费观念,暂时无法接受这样的价格,只有作罢。
Subway

  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小偷专偷中国人,还是出于其他什么原因,地铁站里有个大大的防盗告示,而且是简体中文版的。
阿兰达机场地铁站中文告示

  没地方去,只有到机场外面转悠一下。可能是瑞典人口比较少的原因,机场外面没有几个人,空中也飘着小雨,远处的空中,一大群鸟盘旋着,像是在追逐乌云。
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飞鸟

IMG_0446

IMG_0443

Bus to Stockholm

  机场外面也有去斯德哥尔摩的公交车,车费大概90克朗左右,好贵。

  室外的气温比较低,只有几度吧。几位瘾君子在外面吸烟,不过都是女士,除了我们这边的三位。一个同事在借火时,有个女士得知我们要去谢莱夫特奥,就告诉他们,说那是一个相当boring的城市。后来,我们体会到,这个单词,是对这个城市最准确的形容。

  安检时,让我们意外的是,那瓶辣椒油居然顺利过关,哈哈,可能他们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吧 🙂
阿兰达机场

阿兰达机场 2

登机口

IMG_0469

IMG_0465

  登机时间到了。瑞典人可以直接扫描指纹登机,当然,我们就不行了。

  从斯德哥尔摩到谢莱夫特奥,直线距离大概900公里,要飞一个小时左右。整个飞机上只有一个空姐,SAS还真节省资源。

  快11点时,终于到达了终点站――谢莱夫特奥,a boring city

Flight to Skellefteå》上有6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